宁美国度官方博客主要为大家提供宁美国度最新的产品信息,帮助大家解决宁美国度主机等产品在使用中遇到的问题,提供视频教程、售后服务点查询等信息。亲,【Ctrl+D】收藏哦!!!

湖北日报透视“宁美现象”,从零做到十五亿的原因

宁美国度相关资讯 admin 531℃ 0评论

坚定信心 竟进提质
没有自己的工厂,四年时间,从零做到十五亿元———

昨日下午1时,一辆顺丰快递的大货车,准时停在武汉宁美国度科技有限公司鄂州代工厂门前,将刚刚组装下线的近2000台个人DIY电脑装车,随后发往全国各地。

去年,宁美国度通过互联网销售了80万台电脑,销售额15亿元,稳坐中国互联网DIY电脑头把交椅。“今年,我们的目标是100万台,销售规模25亿元。”宁美国度创始人兼CEO王洪涛告诉记者。

但在这100万台背后,他们既没有自己的工厂,也不生产一枚螺丝钉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每张订单对电脑配置的要求都不一样。宁美是如何做到的?

湖北日报透视“宁美现象”,从零做到十五亿的原因
“互联网+”下的宁美模式:
苹果代工+红领定制

给宁美代工的是武汉彤诺电子有限公司。

除了宁美,这家企业也为AOC代工部分显示器,但像宁美这样要求“每台电脑都不一样”的特殊客户,还是头一回碰上。

彤诺电子副总经理喻德昌直言不讳:“为宁美新建一条定制化的生产线,远比量产线的代价要高。可如果不跟着互联网走,传统制造迟早会被市场抛弃。”双方决定互为拐杖,很快谈好了每台电脑的代工价格,产量大则单价还可更低。

一年组装上百万台电脑,何不完全掌控产品,建生产线自己干?

王洪涛果断摇头:“制造业的投入和负担都太重,宁美是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,轻资产是最好的选择。专业人做专业事,苹果不是也没生产过一部手机吗?”

创业那年,正值iPhone4大热,其屏幕来自LG,iPad平板电脑屏幕则来自三星、东芝,最后在富士康代工。“苹果模式”让宁美更加坚定:尽可能将生产环节外包,全力以赴做品牌、设计、营销、市场,并制定规范和标准。

走进彤诺电子二楼生产车间,一条长长的环形组装线旁,技术工人们正熟练地给各色电脑机箱装主板、风扇、上螺丝,每人手边有一个小物料框,组装根据清单上的提示完成,每台电脑的配置都不一样。

“这里装电脑就跟医院配药打针差不多。”宁美国度产品中心总监张伟介绍,电脑主机上的8大配件来自全国各地,比如机箱外壳是广东产的,有十几个品牌。顾客根据喜好在网上挑选下单后,系统会自动在后台转化成生产单,分别配送好物料发往生产线,抵达各个工位进行组装。

王洪涛说,这种从互联网直接到流水线、个性化极强的生产方式,就是当前最流行的C2M(Customer to Manufacturer)模式,它借助互联网搭建起消费者与制造商的交互平台,去除中间环节。炙手可热的红领制衣、做家居定制的尚品宅配,都是这种模式。

在宁美,组装一台主机约15道工序,平均每道工序24秒,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人,装好一部机器不到10分钟。从网上接单、配料组装,到测试发货,平均只需2个小时。

基于互联网+,宁美彻底颠覆了传统制造业囤料、生产、仓储、出货、卖不完则积压滞销的循环体系,完全实行订单式生产,原料储备不超过3天,成品零库存。宁美国度市场部经理朱文骏说,围绕宁美,一批供应商正计划在周边建厂,接到电话1小时内就能把配件送到组装线,宁美连3天的储备成本也省了,出货会更快。

距现有生产线不远处,一个更为先进的宁美研发生产基地正拔地而起。新基地每个工位上方都将有一块电子屏,订单信息刚刚弹出,配好的物料框就同步滑到工人手边了。通过官方系统,顾客不仅能实时在线看到自己电脑的组装过程,还能挑喜欢的工程师,“就像看鼎泰丰做小笼包那样。”

湖北日报透视“宁美现象”,从零做到十五亿的原因

“隐身”四年不敢露头:电脑大王缘何在汉诞生

在中国互联网界,流传一个说法:第一阵营是张桌子——TABLE,T是腾讯,A是阿里,B是百度,L是雷军系,E是周鸿祎系。这其中,雷军和周鸿祎分别出身湖北仙桃和黄冈,中国5个互联网大佬,湖北占据2席。

此外,人人公司CEO陈一舟、完美世界创始人池宇峰、一号店董事长于刚、晨兴创投合伙人刘芹、微信创始人张小龙,均与湖北有着深厚渊源。以至于有人说,湖北人统治了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。

但,湖北并不自信。因为在本土,没有诞生一家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公司。

当宁美国度以超过300%的年均增速和15亿元战绩横空出世,并在中国互联网DIY电脑领域一骑绝尘的时候,湖北人甚至都不知道家门口还有这样一家公司。

王洪涛说,宁美诞生在武汉,是3个要素的合力:首先是土壤。“北有中关村、南有广埠屯”,宁美早期脱胎于曾比肩中关村的广埠屯电脑市场,创业有先天优势。

其次,武汉区位优势明显。创办宁美前,他曾在成都、西安等地卖电脑,最后发现还是武汉的物流成本最便宜。一台电脑,武汉发出的顺丰价格为90元,在广东则需要120元。

而第三个因素,则是一段如鲠在喉的故事。

2010年,王洪涛创办宁美国度,在互联网上跌跌撞撞卖起电脑。那个时期,武汉出现了一家风靡全国的淘宝女装店,叫“我的百分之一”,当年销售额过亿,问鼎淘宝女装冠军。

风光不久,次年一条新闻轰动全国:武汉市国税局对“我的百分之一”征税430余万元,成为国内开出的首张个人网店税单。

王洪涛身边,不少打算捋起袖子大干一场的电商创业者,相继飞到生态更为宽松的杭州等地扎根。“什么货到汉口活,什么商业重镇,最后全都跑到广州、杭州去了,其实汉正街本是做淘宝零售的一块福地。”

随后,阿里巴巴强势崛起,互联网让社会经济改天换地,武汉的电商生态,在互联网发展最快速的时期遭遇重创,阴影挥之不去。

王洪涛最终选择了留下。此后近4年,他就像隐身了一样,在沉默中从零干到15亿元。“因为怕。”他坦白:“怕成为第二个百分之一。”

今年,正在酝酿B轮融资的宁美,终于坦然走到台前,交税“转正”。

王洪涛说,这是他创业以来最轻松的一天。他说,如果想上市,想做得更大,企业必须规范。不交税,根本拿不到投资。资方给宁美的规范时间表,是2016年底。

此间,武汉对电商的多项政策环境开始放宽。也正是生态的修复,才让宁美得以存活和崛起。

 

转载请注明:宁美国度 » 湖北日报透视“宁美现象”,从零做到十五亿的原因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